澳大利亚林火肆虐数月损失巨大(国际视点)

  澳政府灾后重建进程严重滞后。图为莫戈村村民罗曼夫妇的房子经历大火一夜间化为灰烬,他们看着脚下的废墟。
  本报记者 陈效卫摄

  核心阅读

  受近期强降雨天气影响,肆虐数月的澳大利亚森林大火终于被基本控制。这场引发全球关注的林火共造成33人死亡,过火面积超过1000万公顷,对当地生态系统造成巨大破坏。林火过后,越来越多的澳大利亚民众开始反思与这场林火相关的防灾、救灾与灾后重建等问题。

  

  澳大利亚东部沿海地区近期出现大范围降雨天气,极大缓解了当地的林火灾情。自2019年7月以来,高温和干旱等极端天气导致澳大利亚多地林火肆虐。这场澳“史上最严重的林火”造成了空前的损失。澳舆论认为,干旱和高温固然是造成此次林火蔓延的重要原因,但政府应对不力也广遭民众诟病。

  造成不可估量的巨大损失

  澳大利亚林火此次过火面积超过1000万公顷,烧毁6000多座建筑和大量农场、牧场、果园、菜地,造成不可估量的巨大损失。

  受益于大范围降雨,火情最严重的州之一新南威尔士州农村消防局近日表示,本次林火季开始以来,该州全境的森林和草地火灾首次基本得到控制。30多处大火相继被扑灭。几处火情最严峻、持续时间最久的林火被扑灭或得到控制。截至目前,该州的过火面积逾540万公顷,超过2400栋房屋被毁,25人死亡。

  火灾对环境和物种多样性的破坏难以估量,约有10亿只动物葬身火海。悉尼大学陆地生态学教授迪克曼表示,大火过后,包括“国宝”考拉在内的113个本土物种面临生存威胁。它们中大部分物种的栖息地烧毁面积超过30%,而位于南澳州袋鼠岛上的袋?,其栖息地烧毁面积则高达95%。目前,有多少物种因此灭绝尚无法统计。

  林火还严重影响澳大利亚的国际形象。长期以来,澳大利亚多座城市以“世界最宜居城市”自居,但林火让这些城市浓烟滚滚,墨尔本、悉尼的空气质量多次全球倒数。澳大利亚山火还殃及邻国新西兰,连雪山都被染成了棕色。浓烟经新西兰一路向东,远渡重洋飘了1.2万公里,到了智利等南美国家上空。世界气象组织发言人称,林火烟雾甚至已抵达“地球最后一片净土”——南极。

  灾后重建进程严重滞后

  位于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东南约两小时车程的莫戈村被大火摧毁。本报记者前往探访时,村子已沦为废墟。村民罗曼告诉记者,房子一夜间化为灰烬,目前他们夫妇和儿子只能暂住在并不宽敞的女儿家。

  澳联邦政府给受灾的成年人和未成年人的补助标准分别为1000澳元(1澳元约合4.68元人民币)和400澳元,罗曼一家共获得赔偿2400澳元。“要建造新房,这点补助肯定不够,将来只能到外地租房。”罗曼夫妇原来分别从事皮革和裁缝生意,目前都已失业,“在这里住了17年,记忆无法抹掉。看着脚下的废墟,感到非常痛心。”罗曼说。

  目前,新南威尔士州和堪培拉地区仍有24处着火点。新南威尔士州农村消防局副局长罗布·罗杰斯说,“林火已经得到控制,我们可以真正专注于帮助居民重建家园”。然而,对于像罗曼一样家园被毁的澳大利亚民众来说,澳政府灾后重建进程严重滞后,重建家园的目标似乎遥不可及。

  “是一位朋友凌晨4点打来电话,我们全家才得以及时逃离火灾现场。政府并没有及时通知。”罗曼的房屋、家具被烧毁后,如何处理这些垃圾也是问题。“火灾过了半个多月了,政府到现在也没有给出解决办法。”罗曼指着一大片废墟无奈地感叹。

  罗曼家的遭遇从一个侧面反映出澳政府救灾和灾后重建能力的严重不足。澳大利亚舆论普遍认为,这场林火暴露了澳政府在防灾、救灾与灾后重建方面存在的问题。从政府到民间、从机构到个人都应该痛定思痛,吸取教训。

  防范自然灾害缺乏长期战略

  澳大利亚每年都发生林火,但此次规模尤甚。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大学自然科学院火灾研究中心主任鲍曼分析认为,2019年末到2020年初,当地气温创澳70多年来最高纪录,降雨量则是110多年来最低。加之当地的主要树木桉树有易燃性,南半球夏季风大且风向多变,导致林火此起彼伏,蔓延失控。但从另一方面看,林火也暴露了澳消防体制缺陷以及联邦政府动员能力不足、应对失当等问题。

  根据澳大利亚相关法律法规,州和地方政府对灾难管理负主要责任,联邦政府负责派遣国防军参与救灾辅助工作,联合地方政府提供灾后重建补贴等。但此次大火远远超出了单个州的应对能力。“新南威尔士州两次宣布进入紧急状态,联邦政府都未伸出援手,从而导致火势一再失控。”新南威尔士州志愿消防员威廉姆斯对记者表示。

  澳消防体制高度依赖志愿者。威廉姆斯说,此次林火持续时间长,志愿者消耗过大,且不享受任何补助,“志愿者不可能长期投入没有报酬、只有危险的公益事业当中”。澳联邦政府又迟迟不给予志愿者补贴,直到火灾后期志愿消防员才可向联邦政府申请一笔上限为6000澳元的补贴。“这点补贴对于众多志愿者无异于杯水车薪。”

  目前,澳大利亚各州的消防设备严重老化。新南威尔士州农村消防局有3800多辆消防车已经服役超过30年,车上没有安装紧急洒水系统和耐热材料,也缺乏防滚翻杆。而作为阻止林火蔓延“基础设施”的防火隔离带,应该早规划、早砍伐。记者在该州巴特曼斯贝森林采访时了解到,在大火燃烧3个多月后,这里的隔离带仍不达标。

  非营利机构“新气候研究所”今年年初公布的数据显示,澳大利亚政府在应对气候变化、可再生能源使用、能源利用率和减排方面的得分均较低。澳各方此前要求政府削减温室气体排放,发展可再生能源,但联邦政府拒绝改变气候政策,力挺可带来全国60%发电量和5万人就业的煤炭行业。悉尼大学教授汉斯·杭智科表示,澳大利亚政府无视全球气候变暖的警报,对防范林火等自然灾害缺乏长期战略。大洋洲是全球气候变化敏感区域,忽视减排将会带来严重后果。

  (本报堪培拉2月18日电) 


  《 人民日报 》( 2020年02月19日 16 版)

(责编:马昌、岳弘彬)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affiliate-rank.com